種字
那個三十年後顫抖的我,戴著老花眼鏡,讀著三十年前的自己寫給我的那些隻字片語。
 

《再談小說家》

"要說是孤獨的作業,這種形容實在太一般了,但說到寫小說——尤其正在寫長篇小說時——實際上是相當孤獨的作業。心情常常會變得像一個人坐在深井底下那樣。誰也不會來救你,誰也不會拍拍你的肩膀讚美說『今天寫得很好喔』。結果所寫出來的作品就算有人讚美(當然是指如果順利的話),但對於那寫的作業本身,人們並不會特別予以肯定。那是作家自己一個人,默默背負的包袱。"

昨晚繼續讀《作為職業小說家》,越看越多感概。我記得曾經出版第一本書《知了》的時候,跟一位工作人員一起去上海出席上海書展的分享會,到達酒店大堂的時候稍作休息,我們就閒聊起來。這時候她問我,你花了多少時間來做這本書?我回答說寫和畫加...

《電影》

昨天有一位同事興奮的說他分享一個鏈接給我們可以看xxxxx(一部正在上影的新電影)全片,他說他已經看了而且很好看。打開一看竟然是電影院偷拍那種連畫面都歪歪扭扭字幕也不完整的盜版,我想不到這個年代竟然還有這種低質盜版,而且竟然有人看。我不禁感慨說這種電影院偷拍的怎麼看得下去啊⋯⋯同事說有得看已經不錯了你還想怎樣?我想也沒想直接告訴他,你這不叫有!
我並不是想說看盜版不對,畢竟我們80後都是這麼過來的,誰沒看過盜版啊,(不過搬來香港後基本上沒有看過盜版)我是想說看盜版也要有點要求吧!電影院偷拍這種版本別說我現在不會看,十年前我也不會看,再好看的電影這樣看的話,觀感也會大打折扣。
有時候遇到毫無要求的人...

《海邊的卡夫卡》

臨睡前我問先生如果你見到村上春樹可以問他一個問題的話,你會問什麼?他說:問他海邊的卡夫卡到底在講什麼啊?

《小說家》

"你好嗎?好啊。你呢?我們口中簡短的對話,就像盛夏的陣雨般,被乾燥的現實地面瞬間吸完。"

太喜歡這句話的描寫了,貼切得一下子感同身受。

昨晚睡前讀村上春樹《身為職業小說家》,讀到成為小說家需要怎樣的訓練和習慣時他說,首先讀看很多很多的書,讓很多很多的故事經過自己;其次要養成觀察的習慣,身邊的人和事,一切事物;最後,不要太快判斷對於錯,黑與白⋯⋯這是我簡明扼要的敘述,書中講得更為詳細。看著看著覺得他說的這些用在任何事情上都很適合的樣子,比如我第一個想到畫畫也是這樣。你永遠不知道閱讀和養成觀察的習慣能給你帶來什麼,但它們總是在你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給你帶來改變。只恨自己沒有時間...

《卡夫卡》

我說,你看過卡夫卡嗎?

你說,看過但看不懂,後來他走到海邊我也沒看懂。

我說,卡夫卡和海邊的卡夫卡你都看不懂⋯⋯

《擇錄》

《尋羊的冒險》是村上大叔的書裡面我最喜歡的一本,仔細的看了兩次,也覺得不夠。繁體版都是賴明珠翻譯的,這個版本真的很合我口味,句子簡單又有畫面,讓人想一讀再讀。

———————————————————————————

《尋羊的冒險》

好幾個月,好幾年,我只是獨自一人繼續坐在深水游泳池裡,溫暖的水與柔和的光,然後沈默,然後沈默⋯⋯P45

我從那眼看著快要生鏽的可憐兮兮的兩輛串接式郊區電車下來,首先撲鼻而來的是一股令人懷念的草香。就像好久以前遠足時聞到過的香氣一樣。五月的風就這樣從時光隧道的彼端吹了過來。我只要抬起頭側耳靜聽,連雲雀的叫聲都聽得見。P19

每一個女孩都有漂亮的抽屜,里面卻塞滿...

《刺殺騎士團長》

擇錄《刺殺騎士團長》(村上春樹)中我喜歡的句子。以前看《尋羊的冒險》時也做過這種事情,每次看到喜歡的描寫都很想記下來。特別喜歡他形容風景和人物的心情時的描寫,簡直無敵了。賴明珠的翻譯也一如既往的好。

————————————————————————————

Book 1

P10 周圍的山上低低覆蓋著片片雲朵。風一吹那些雲朵,便彷彿從過去誤闖而來的魂魄般,飄飄蕩蕩在山坡追尋著失去的記憶。有時看來像細雪般純白的雨,也會無聲地隨風起舞。

P22 那天從早上開始就一直下著冷雨。聽到她那通知,我首先採取的行動是把臉轉向窗外,確認雨的情況。安靜而平穩的雨,幾乎也沒有風。雖然如此我肌膚依然...

《馬芬》

我這個人很喜歡吃Muffin,那種介於蛋糕和麵包之間的口感很實在,甜一點也不膩,正好佐咖啡。
外面蛋糕店賣得太貴,於是打算自己在家做吧!去超市買來一堆麵粉泡打粉還有新鮮藍莓之類的東西,在youtube上找了教學視頻來看,正好住在附近的朋友喜歡烘培,就找她借了一些模具還有攪拌工具等。好!一切就緒,看起來不是很難,開始吧!想著份量就看著下吧,因為沒有量杯只好憑感覺。誰知道做出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簡直是怪獸muffin.
畫畫只要有工具,也許只是憑感覺也可以成功。但烘培有了工具還要精準的成份調和才能成功。現在我知道我為什麼不適合烘培了。

《書讀得太少》

风风雨雨暖暖寒寒处处寻寻觅觅,

莺莺燕燕花花草草卿卿暮暮朝朝。

《老貓生活》

搬家以後,從32樓的房子搬到2樓的房子,一下子接地氣了。為了豐富貓們的老年生活,今天特地拉開窗簾以便貓們可以愉快的觀鳥。

《九龍冰廳》

上週去深水埗買東西,順便和老公去九龍冰廳吃下午茶。

一個四人的方桌,我們相隔坐下,點好餐。沒多久來了一對老夫妻,坐在我們旁邊的位置上,像一桌麻將。老先生頭髮幾乎沒了,七八十歲的樣子,微胖的臉上掛著兩撇花白的眉毛,一臉的笑意,雖然樣子看起來是老年人,但是眼睛裡卻散發著各自新鮮和好奇,反倒讓我想起幾歲的小孩。他一坐下就催促旁邊的老伴快看看菜單,然後兩人研究起下午茶的餐。

“我當然吃熱狗餐啦!八寸長喔,好犀利⋯⋯難得來一趟,我就吃這個”我和老公忍不住笑出來。老先生望著我們,一臉好奇又興奮的表情,“這上面是這樣寫的”他對我們說。然後又笑起來。

九龍冰廳人來人往,不斷有食物從廚房送出來,老先生興奮...

《隧道》

巴士再次衝入隧道

陽光也一併被隧道吞噬般不見

眼前只有重複的光景

和轟鳴聲

車速終於平穩下來

我閉上眼

思維開始打盹

異常平靜

落入漆黑的洞

突如其來

一道刺眼的光

閉著眼也看到

喚醒我短暫的夢

伴隨著這個城市的聲音


《蝸牛》

我說
為什麼香港的蝸牛那麼大
你說
你們那的大蝸牛都被吃了

《聽歌》

突然想聽老歌

十號風球快來了

什麼我都有預感

同事說不要聽死人唱歌

我說人死了又怎樣

歌未死

《畫展》

朋友好久不見,相約星期六在我家吃火鍋。

她說能看看你最近的畫嗎?我說都壓箱底了,但是你要看就看吧。

她說好啊你的畫展我獨家進場。


《病了》

我病了,

很多我去過的地方,還想再去一次

我還想吹太平洋的風

我還想看北國的飄雪

我還想在島嶼看日落

我還想坐在陽光照著的院子裡

發呆

想家


《天星小輪》

星期六我去看兩個畫展,一個在灣仔一個在尖沙,剛好隔住一片海。晚上約了朋友在離島吃海鮮⋯⋯於是那天搭了三次天星小輪。

好久沒有坐過天星小輪,原來票價已加到3.4元,我記得十年前第一次來香港的時候還是2元。那天大霧,一來一回海上的風景都不同,偶爾太陽在大霧中透出來,轉眼海上已白茫茫一片,對面的大廈變成海市蜃樓。這個早已熟透的海港隨時也可能變換模樣。

每一次搭天星小輪都有種愛上這個城市的感覺。

夜色濃重的碼頭雖然濕漉漉,卻還是有年輕人背著吉他打著鼓輕鬆唱歌,歌聲伴著海浪和汽笛聲,給我美好的錯覺。


《泉眼》

最近內心浮躁如結冰的泉眼,有些溫熱的水渴望噴出來不果,那種感覺猶如久治不愈的口腔潰瘍疼痛卻無奈要忍受。

明白自己的不足卻又對自己無計可施,又一個自己跟自己較量的過程。

《菠蘿油》

是誰發明了菠蘿油這種邪惡的食物,把一大塊冰凍的牛油塞進熱火朝天的菠蘿包裡面,再一口咬下去,有熱的菠蘿包和半融化的牛油混在一起的口感⋯⋯簡直無法形容。我想每星期吃一個,只可惜這種食物太邪惡,那麼大塊油啊這可怎麼辦好。


《夢想》

我從小就很愛吃西瓜,到現在,我可以說我最喜歡的食物就是西瓜,沒有之一。小時候我媽說我們吃的西瓜都是新疆來的,新疆的西瓜最好吃。所以我小時候就有這個夢想,去新疆吃西瓜,把西瓜當飯吃⋯⋯

去年終於去了一趟新疆,卻已對西瓜不再有激情。從小到大,西瓜一年比一年更不像西瓜。人類太聰明研發了各種打糖精膨脹新品種再慢慢把我們的傳統毀掉,從不想想什麼是用錢買不到的。

到新疆後當晚就買了個西瓜來吃,感恩這裡還有真正的西瓜且價格便宜。原來新疆沒有什麼無籽西瓜,都是有籽的,清甜多汁,好像吃到了小時候的味道。

在新疆半個月我每天都吃西瓜,有時候中午飯也不吃,吃西瓜當作午飯。我覺得我又實現了一大人生夢想,去新疆吃...

《鳥》

在我大約十歲的時候,我記得媽媽的同事在公司外面捉了一隻小麻雀,媽媽就帶回家來,我很好奇為什麼人可以捉到麻雀,我媽說那是因為這隻麻雀還小也許反映不及成年麻雀快。當時我很開心,覺得可以把這個麻雀養在家裡,像寵物小鳥一樣。

我每天喂它吃米吃菜吃肉,可是它從來不開口,眼神很堅定的看著遠方;我只能掰開它的嘴把食物放進去。它勉強吃幾口,但是表情還是視死如歸,它的眼神我現在也記得。就這樣,不到幾天它就把自己餓死了⋯⋯我很後悔,早就應該放了它,也許它就不會死。

過了二十年我也記得這件事,一個愚蠢的人類妄想用飯來張口換取一隻鳥的自由這件事。

《水果檔》

公司樓下有個水果檔,檔主是一個腰也直不起的老婆婆和她的兒子。說是水果檔,其實就是個地攤兒,他們把水果一箱一箱的排開擺在路邊,排了好長一排,老婆婆太老了什麼也做不了耳也不好使了,幾乎只是坐在一堆水果後面發呆而已。她的中年兒子就跑上跑下負責銷售。

公司同事常常去買水果,我也買過兩次。有次同事買了一個蘋果,我問怎麼還能只買一個啊?他說,是啊二十塊錢四個四塊錢一個⋯⋯什麼?!這是什麼銷售手法?第二次另一個同事買一個橘子,居然也是買四個十塊買一個兩塊,我徹底迷糊了。

於是我決定去尋個究竟,我去買水果了。去到看到水果攤好像沒有人,走近一看,只有婆婆一個人坐在水果後面打著瞌睡,我問她蘋果一個多少錢啊?買...

《牛仔褲》

用牛仔褲來衡量一家公司好不好,一點也不過分。我來香港工作了六年,換了三家公司,終於換到一家可以穿牛仔褲上班的公司了,而我差點忘記了,這是一件多麼值得慶祝的事情,為了牛仔褲我應該會好好工作。

也許這聽起來很荒謬,但是荒謬得過不准設計師穿牛仔褲嗎?

《書》

有朋友發微信給我:推薦一些書給我看?就像突然下了一陣雷陣雨,把我淋了一身水,嚇得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但最後我還是故作鎮定的告訴她,我也很久沒看書了。

《日常1》

幾乎每天中午都跟同事一起出去吃飯,除了間中會帶飯來吃之外。食物端上來通常先分一半飯給同事,然後自己再吃剩下那半,還常常吃剩。今天分了一半義粉給同事,自己還是吃剩下四分一⋯⋯其實不想食物被丟掉,但又吃不了那麼多,不如下次帶個盒子把另一半帶走留到第二天中午吃算了。

《廣告電話》

廣告電話就像月經,剛搬來香港的時候沒人給我打垃圾電話,覺得奇怪,為什麼別人有我沒有!現在每天接到三五個,就像晚上睡覺在你耳邊嗡嗡的蚊子,恨不得把它拍死。

有時候對方自報家門還好,直接掛掉懶得浪費時間跟他廢話,沒有什麼情緒。偶爾有些電話接起來居然那頭傳來音樂聲,像打了銀行熱線的等待音樂,一陣鬼火冒。更甚者接了電話傳來電腦語音:你所撥打的電話暫時未能接通⋯⋯ WTF! 明明是你打我電話。有種走在街上被人踩了一腳對方已經走了找不到人發洩的感覺。

《愛》

結婚的時候有沒有人會想起真相是你要與身邊這個人一起生活幾十年,你看著他變成大叔,他看著你變成大嬸。之後他可能丟下年老的你死去;或者你丟下年老的他死去(這或許會比較容易接受)。

愛的世界裡包含太多我們不想接受的東西,可我們還是一頭撞進去,只因愛的真相就是你永遠不知道它的真相。


“耶穌說的愛是無條件的、獻身的,奧修說的愛是能量的互動、是自由的、無束縛的,昆德拉說的愛是機遇的、偶然的、命定的,高達說的愛是刺激的、好玩的、有今生沒來世的、哲學的,小津安二郎說的愛是溫柔的、隱藏的、非愛的,畢卡索說的愛是經驗的、性慾的、美好的,夏卡爾說的愛是聖潔的、救贖的、唯一的。”《交加街38號》

《趕路》

在香港這城市生活最怕就是趕路。滿街的人讓我沒辦法走快一些,就算心急如焚急著趕著去投胎也得跟隨人流緩步前進。難道我連行快一些的自由都沒有了嗎!想起來就有種厭世的情緒洶湧而至。

《設定》

每次我說到關於宿命性的話題,都會感覺到其他人的敷衍。比如神秘學的東西,我一直持有開放性的態度,但大部分人都嗤之以鼻。我其實不明白,不了解的事你憑什麼嗤之以鼻。

生命有很多設定,據說這是出生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所以我們可以透過解讀生命圖來了解自己的設定,(生命圖是什麼?請自行度娘谷歌)如果你信的話。

去年我回老家跟小學同學吃飯,我記得小學畢業後我們就沒再見過面。飯後她跟我說,我覺得你變化很大,小時候你都不怎麼說話而且很內向,現在看來完全不這樣。我回想小時候,我的確是她說的那樣一個很沈默的人,連說話都不敢大聲。現在雖然這些性格特徵看似不存在了,但是實際上還是住在我身體裡面,只是到了某些特定環境...

《論為甚麼不能留指甲》

今天我突然覺得我應該給每一篇貼文加個標題,這樣方便自己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上班的時候發現無法準確的打鍵盤上的字,因為apple鍵盤就是很淺。

跳舞的時候自己抓到自己的肉,有點痛。

最重要的是畫完畫發現顏料已經滲進指甲裡,變成一條黑邊或紅邊或藍邊whatever,我不能接受。

真好看

Caver•乌猫:

搜集到的村上春树的作品封面集 好喜欢

不知天上宮闕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

想把我聽到的轉化成文字其實如此困難,如你以為我在聽鄧麗君,其實不然。這件事我要好好想一想。

雨傘和雨傘

相互摩擦

你們和他們

擁擠不堪

詩人在快餐店收銀

畫家下班追著巴士

這個傍晚我想起很多事

為什麼我們還鬱鬱寡歡

我要帶著你

所有的期望

逃離這城市

讀書的時候為了藝考常畫畫到半夜,媽媽當我不存在。現在晚上在家剛拿起畫筆,老媽立即湊上前來說:早點睡嘛。幾分鐘後她又補一句早點睡嘛。一幅畫未塗完她已重複了三五次。之後她悻悻的走了,當我以為她已經睡了的時候她再打開房門探個頭出來補多一句:還沒睡啊?!好像已經又過去了一個小時,其實只是五分鐘。
我覺得我和她都老了,我們一直老下去直到我們變得一樣老,那時我們便可以住在同一個時區。

大海捲起了浪花

浪花輕撫海岸

風拂過一片稻田

陽光照進森林

雨水在叢林遺失

夏蟲耳語的夜

大雪肆虐的冬天

你聽見了嗎

香港有一個我非常喜歡的漫畫家叫智海,不單畫畫好,字也寫得好。他的個人網站有一欄叫“呢喃”,點開裡面都是他有感而發的短文,有的短到只有幾個字。我以前隔段時間就愛去看,後來好長一段時間沒有更新,我便很久沒有打開。今天打開來發現已經寫了好多新的文字,一路看下來,自己也好想寫字了。痛快!可惜他的網站沒有評論的功能(也可能是他不想看評論所以關掉這個功能),不然我肯定要告訴他我多喜歡看他寫字!

至於怎麼好看,一定要share一條link你們自己去看看:http://www.chihoi.net/whisper-category/

這幾年通訊發達了,各種手機社交app已經普及到媽媽輩了。

昨天突然被人拉進了一個高中同學的微信群,之後的信息量一下讓人感覺快崩潰了。我粗略一看,群裡面的人名我竟然完全沒有印象,有的同學已經改了真實姓名,我還是覺得好陌生。再點進頭像看看照片,更是一頭煙。媽啊!我已經老得嚴重到失憶了嗎?還是我被外星人捉過去洗了腦。

我承認記憶不好是我的硬傷,導致非常多的問題。例如永遠記不住英文單詞和數學公式,於是從小到大,數學只會加減乘,英文到現在還是渣(但竟然誤打誤撞進了外國公司老闆你確定嗎?)。隨著年紀增大,問題愈見明顯。試過有朋友突然打電話來說:我是xx。之後我就呆了,想不起來他是誰,氣氛異常尷尬。或者...

突然發現自己的確很宅,因為好像幾天沒有出過門了。在家也沒做什麼大事,時間晃晃悠悠的就過了。但卻沒覺得比打工更浪費生命。

一年多以前覺得自己體能越來越差,工作和畫畫搞到腰酸背痛,於是開始做運動,跳舞,瑜伽。之後我一年都沒有病過,連感冒都沒有!腰痠背痛也沒有了。於是我覺得身體強壯了,有一種“終於又有力量繼續活下去了”的感覺。可見我之前是多柔弱。

到了現在,我又想學會把注意力放回到創作上。覺得自己這一年集中力被分散了,難以好好的靜下心來寫字畫畫。當初想要好的體能,不就是為了要好好創作嗎!這是新的挑戰。希望自己能跨過這以關。

ps:對所有畫畫人而言,運動還是很必要的啊。

明天去旅行,帶哪部相機是讓我頭疼的事情!

自從幾年前看了電影<Moonrise kingdom>之後,我覺得這是我目前為止最愛的一部電影,沒有之一。今天又看了一遍,還是覺得太愛了。所有的一切都實在是太美了,每一個畫面都好像一幅畫。好想畫下來。

'你以前喜歡過年嗎?'
'不喜歡?'
'為什麼呢?'
'因為過年很無聊!'
'那你和我是天生一對。'
。。。

每次打開新買的畫紙,再裁成我需要的尺寸;雖然每次都覺得好麻煩,但同時又覺得很幸福,在這樣一個年代竟然每天都要跟紙和筆打交道,是一件多麼難得的事,雖然會很窮。
我會加油的,這輩子我的畫我的書用了那麼多紙,不知道是不是值得,是否對得起那些為我犧牲的樹。所以下世應該會變成樹,努力長大再被人砍掉,做成紙。那時會努力做一棵好樹。

星期天晚上在跳舞的studio看完表演出來,一看時間8點50。肚子餓了,還沒吃晚飯,老公說不知道***有沒有關門⋯⋯那是一家台灣人開的台灣餐廳,裏面的員工都是台灣人,點餐都要講國語,位於工廠大廈裏面,因為做寫字樓生意,所以一般關門時間比較早。因為他家的味道基本上跟在台灣吃的一樣,所以我們經常去吃。當時我們就站在那個餐廳附近,老公說打個電話去問問,結果接電話的人說他們9點就關門了,現在來了不能吃了。我們很遺憾的掛了電話。

突然我想起他們的古早味紅茶都是外帶的,我就說不知道現在沖上去還能不能買一杯紅茶呢。因為我超喜歡喝台灣的古早味紅茶,到底誰能告訴我那是什麼茶啊。

結果我們兩人就沖了上去,對著...

好久沒有看看世界的模樣,只怕我的眼越來越模糊。

月初回老家,在家吃了睡睡了吃過了一個星期。臨走的前一天,把中學畢業時的同學錄翻了出來,已經泛黃了,像剛從某個荒廢的井底被打撈上來一樣。打開一看,第一頁是填的個人資料;其中有一欄是“最大的夢想”,再一看後面的橫線,我居然大字寫著“去浪漫巴黎”。我噴,差點沒把我自己笑死去。我中學時候最大的夢想居然是去巴黎⋯⋯很無語,重點是我一把年紀了現在還沒實現。再仔細一看,後面還寫著一排小字,感覺像突然覺得去巴黎這樣的夢想寫出來有點內疚一樣必須要寫點別的什麼,所以氣急敗壞的在後面加了一排小字,因為地方不夠了,那排小字歪歪斜斜的寫到橫線外面去了。是這樣的“成為一個有作為的人”。我再一次無語了⋯⋯


另外還有一...

《在夢中旅行》

最近每晚都做夢,每晚都夢到自己去不同的陌生的城市旅行。一開始旅程總是很愉快的,中間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最後不歡而散。

每次我好想把一件事情做好,最終也總會因為點什麼做不好。也許我比較適合對什麼都不要有期待!還是靜靜的過好每一天好了。

每次吃空心菜,都想起從小就見到爸爸擇菜,他把空心菜一截一截用手掐斷,而且連莖也會從中間分開兩面,每一截都有葉子又有莖;吃起來長度剛好合適。除了我爸,沒見過第二個人這樣對待空心菜的。

離開家後在外面吃的空心菜,都是一整條下鍋,也許爲了好看吧!但吃起來一點也不方便;才發現原來四川人做菜總是喜歡切成絲兒,段兒,塊兒⋯⋯南方人做菜都喜歡完整的,雞是一整個煲,豬也要一整個烤,菜都要一整條炒。

每次看到飯桌上我婆婆炒的空心菜,想要夾起一兩條總是不行,每一條菜都互不相讓的糾結在一起。千頭萬緒,下不了筷子,越發懷念爸爸的剛剛好。

昨天是超級月亮+滿月+生日,和朋友一起去做滿月冥想瑜伽。很久沒去了,老师居然還記得我。以前做瑜伽我總是在放鬆的時候睡著,昨天雖然很累,但是沒睡著,我感覺我的意識在緩慢的逆時針打圈,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也許是因為滿月的關係。

每次做完冥想瑜伽之後就覺得世界上的紛擾都離自己很遠了,很平靜很寬容;很希望這種力量能保持得更久,但是下樓走進擁擠的人群之後就慢慢變得越來越稀薄,直到消失。

我本以為沒有人跟我一起過生日了,結果竟然可以和ca一起做瑜伽,再吃飯慶祝,真是緣分。老师送我們每人一張字條,我的是“你知道嗎?完美本身就是殘缺。”


中午老媽還在qq上祝我生日快樂,我說今天有超級月亮哦,她竟然說我女...

《觸不到的她》

週日起了個早,去看11點場的電影,《her》。

每次電影給我的感覺,我都想馬上記錄下來,但是無奈看完不是深夜就是在大街上,回頭我就搞忘了,沒了當時的感觸,就懶得記錄了。

這次特地提醒自己寫一寫。

故事發生在未來,一個婚姻失敗心靈受創傷的中年男人終日鬱鬱寡歡,最後他愛上了他新買的人工智能操作系統,她只是一個沒有軀體只有聲音的靈魂,她善解人意還不斷從經驗中學習和進步,她可以用你問問題的半秒鐘時間閱讀一本百科全書,還可以學知什麼是身體的欲望。她簡直就是一個理想情人的化身。

人類總是那麼渴望親密關係,卻又害怕又逃避親密關係。最終男主角在前妻的指責下發現了自己以至這個社會的問題:每個人都在渴望著...

朋友問我,你覺得出書了之後有什麼感覺?有沒有覺得出名了?我說,沒有感覺。

我出書也不是為了出名,只是很喜歡書這種媒介載體。雖然這麼說聽起來很假,但是假不假也跟我關係不大,反正這就是事實。有的人出書後總是很有動力去推銷他們的書,我挺羨慕那種人,我是沒有辦法做到。所以我的facebook專頁長期維持在200個人左右的狀態,我老是懶得去除草。也不願意在專頁裏面長篇大論絮絮叨叨。

這裡算是一個自留地,有時候想寫些什麼也可以,反正我知道沒有多少人看到。有時候我寫在豆瓣日記裡,因為它有一個非常好的功能,就是設置為“僅自己可見”,lofter應該考慮這個功能?非常方便我這種精神自閉症人士。

還是說回出...

© 種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