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字
那個三十年後顫抖的我,戴著老花眼鏡,讀著三十年前的自己寫給我的那些隻字片語。
 

這是一封末日之信。

一個星期前我突發奇想,決定在聖誕前寫一封信,往往我發神經的時候都會想找一個人陪我一起發神經。所以我想到@ca,ca星人真的很適合一起無釐頭。於是我告訴她,不然聖誕節我們互相寄一封信給對方?信裡面要給對方講一個故事⋯⋯明明寫故事是我的死穴,竟然我會自掘墳墓;果然是要終結了。ca果然欣然答應了,然後還說要早點寄信,不然就世界末日了。

所以,有了我之前提到的,翻箱倒櫃找信紙的那一幕。而那個熊貓信紙&信封,是之前我從日本帶回來的手信,當時想買這個實在很沒用會不會被人唾棄,但是因為很漂亮,還是忍不住買了回來;而且還送給了ca⋯⋯幾個月後的今天,竟然她用來寫信寄給我;世界真奇妙。

昨天ca寄了信,還發了照片給我,因為我們約定要拍下投遞的照片。而我由於加班太晚今天一早才投遞,而且一大早我對著郵筒拍照差點被人以為是神經病吧!



 
评论
© 種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