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字
那個三十年後顫抖的我,戴著老花眼鏡,讀著三十年前的自己寫給我的那些隻字片語。
 

雨傘和雨傘

相互摩擦

你們和他們

擁擠不堪

詩人在快餐店收銀

畫家下班追著巴士

這個傍晚我想起很多事

為什麼我們還鬱鬱寡歡

我要帶著你

所有的期望

逃離這城市

 
评论
© 種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