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字
那個三十年後顫抖的我,戴著老花眼鏡,讀著三十年前的自己寫給我的那些隻字片語。
 

《我在炎熱的夏天不能停止的思考》

賦閒在家,畫畫,看書、進食,發一些profolio出去,再試圖去一些interview。偶爾要逛個街跑個步。其他時間幾乎不出門。

先是幾乎每天聽著窗外風雨雷電趕著書稿,到後來吹著夏天熾熱的風發呆。空閒的時間停不了的思考。我應該還有什麼事是想做但沒做的?

去年一心想著做出一本書,是我自己的書;歷經無數自我否定和懷疑,最終也可以白紙彩字的印成很多很多本,不久的將來擺在香港大陸各大書店的新書位置與很多人相遇。去年埋頭畫畫時從未想過會有這一天,畫那麼多畫寫那麼多字,是覺得我的記憶那麼差,不做成一本書的話,老了的時候怎麼辦?全都忘了,好像沒活過。所以這是一本總結了我前半生的書。

接下來呢?我每天睜開眼都想,我要做什麼? 雖然我的書要出版了,對讀者來說這是一個開始;可是對我來說,要面對的,是一個過去的結束。



 
评论(1)
热度(4)
© 種字/Powered by LOFTER